+ 懒且低产 ☆ 到处留坑 +
沉迷天然腐小说无法自拔
■ 爱他就all他 ■
头像来自亲爱的猫老师

如果晚上月亮升起的时候,月光照到我的门口,我希望月光女神能满足我一个愿望,我想要一双人类的手。我想用我的双手把我的爱人紧紧地拥在怀中,哪怕只有一次。

——剪刀手爱德华paro

很喜欢的电影,最近想起来没忍住就画了一张,回归幼齿画风好开心。与电影的设定不同有很多私设,脑洞太长就不写了大概说下设定:有个弟弟还有个女票的上班族老师在山上的古堡里把机器人杰诺斯带回了家……最后小杰回到古堡了老师成家立业就这样(神敷衍

下面文字来自小天使 @缡寒  虽然你依旧吃我的脑洞我很开心但是数数我们有多少个坑了真的能有填满的那天吗…


——


庭院里矮牵牛攀着高挺的雪松,开出成瀑异色相间的花朵,一条浮华的长裙,一个花哨的蛋糕。几株小叶黄杨被修剪成栩栩的鸟儿,展翅像要栖息到雪松上。树下浓绿的芳草地上,阿拉伯婆婆纳盛开,深紫天蓝星点一片。

三月份,天气仍旧寒冷。春色却似乎格外眷顾这个小庭院。庭院的主人修剪去那些初萌的新叶,剪刀轻快得就像一场舞蹈。杰诺斯没来由的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小舞会,那支飘忽的鬼火小步舞曲,舞步生涩的埼玉时错时对踏着节拍,朝自己笑着,示意自己跟上。

他记得那天的月亮,一个饱满的上弦,明晃晃的,映着他唇角很浅很浅的酒窝。

花圃里的玫瑰成簇,红得孤注一掷,像凝固着满枝的血。

杰诺斯剪下那些半开的花苞,青硬的花梗被剪断时有柑橘一样清冽的香气,沾染一点点金属香。他刮去花梗上尖锐的刺,把这些新鲜又蓬勃的花朵珍重的捧在胸前,缓步朝屋里走。

墙上的油画早已开裂,蛛网蔓得四处都是。杰诺斯毫不在意这些非法入侵的生命,与他共居在这个寂寞的古堡。

他推开里屋的门的时候没有表情的脸上甚至显出了温柔。剔透的冰雕在寂静的室内显出勿忘我的冰蓝。他小心翼翼绕过那些已完成的,目光在它们身上停留,就像在招呼小别的旧友。

而后他走到屋子中央,用臂弯把那束玫瑰送到那张开双臂的人像手中。没有束好的花朵散了几朵到他脚边,但他并不在意。

他有些眷恋的注视着做出拥抱动作的埼玉,而后绕开他,修剪起他身后的冰块,或许是动工不久,只显出了个方形的雏形。他雕琢得很细致,因为他不会觉到疲倦,他也最不缺时间。

锋利的剪刀刃扬起扣合,被削下的冰屑从窗里扬起,朝着外头洋洋洒洒去。

这些雪或许能到达镇上。洒到那些薄情又深情的土地上,洒到那些悲伤又快乐的额头上。

你能看见这场雪。

壁炉和沙发的形状已经被粗略琢出,杰诺斯把“壁炉”的砖面修得更平些,他完全能想起埼玉坐在这张沙发上的样子。他喜欢往牛奶里加点儿白兰地,暖甜的一杯,脸颊上带点儿红晕,舒舒服服躺着,看他的弟弟抓耳挠腮做着数学题,看他的爱人漫不经心朝指甲上涂着蔻丹。那只亚麻毛色的小百灵在他身侧的笼子里懒洋洋的不愿唱歌。

那一切都在这儿了。

那只小百灵,那盆少花的小苍兰,那条绕着埼玉腿打转的小黑狗。快要入睡的埼玉,舞步笨拙的埼玉,注视雪花温柔笑着的埼玉,张开双臂眼神悲伤的埼玉。

那些早晨含苞的玫瑰已经完全绽开,或许因为室内太冷,香气也无端有些冷清。杰诺斯站在埼玉的冰雕前,他把每个细节都雕琢得过于生动。

“抱我。”杰诺斯回想起他说这句话时候颤抖的眼睫,像不安的迷梦纱,等待着使他安心的答复。

“对不起。”如那时一样,自己现如今也只能这么回答。“对不起,我不能。”

而男人也再不能像当时那样,垂着眼用力拥抱自己:“你看,我能给你一个拥抱,所以别担心。”

杰诺斯把那双剪刀背到身后,弓身蹭了蹭埼玉的面颊。

下雪了,埼玉老师。

壁炉里的火柴轻微爆了一声,埼玉看着听完故事已经入睡的孙儿,也有些困意。老人喝了一口加了白兰地的甜牛奶,轻手轻脚把那个有些发沉的玻璃杯放到茶几上,捂着盖住膝盖的大衣,踱步到窗边。

温柔的雪花从夜空的那头遥遥而下,飘扬不绝。老人凑得离窗户太近,呼吸在窗户上哈出一片雾气。

他顽童似的在那小片雾气上写下了那五个字母,看着那名字消失,眨了眨眼。

下雪了,杰诺斯。


Fin

评论 ( 20 )
热度 ( 234 )

© 奥赛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