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懒且低产 ☆ 到处留坑 +
沉迷天然腐小说无法自拔
■ 爱他就all他 ■
头像来自亲爱的猫老师


by @缡寒 


那本书在他右上方的位置,灰蓝色的书脊让他想起结冰的白令海,海面上一定飘着寂静的雪。

而后他看见书名,印刷体方正苍白,《潜水钟与蝴蝶》。

他抬手抽出了那本书,阅读封面上绘着的苍茫海洋下细小的文字。

“我的肉体沉重如潜水钟,但内心渴望像蝴蝶般自由飞翔。本来想死的我,只能靠想象与回忆活下去。”

他停顿了一刻,短促的吸了口气,要把那本书放回原位。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体温要稍比他高一些,指节细软。

“我想看,老师。”

埼玉侧过头,看见踮着脚的杰诺斯,看着自己,模样有些疲惫,唇角却带着无邪的微笑,话语很轻但不容拒绝。

“我看过这本书改编的电影,获得过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埼玉沉默了一下,把书递给杰诺斯,补充般说着。

“原作也一定很精彩。”杰诺斯摩挲了一下书的封面,轻快地说。

“嗯。”应答了一声,埼玉揉了揉杰诺斯的头顶,“我们回家吧。”


雨刮器重复清扫着无止尽的灰烬,收音机里播放着节奏缓慢的老歌。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或许是这旋律过于低柔,埼玉有些昏昏欲睡。他活动了一下脖颈,附和起歌声随意哼唱。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An endless aching need”

他从后视镜里头看见杰诺斯盯着外头雾蒙蒙的天空,怀里抱着那本《潜水钟与蝴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 its only seed”

家门口的洋苏木上积满了雪一样的尘灰。


埼玉抱着长颈鹿的抱枕躺在床上,有些没精打采。而后他看见穿着小黄鸭睡衣的杰诺斯趿拉着拖鞋,蹭到自己床边。

“一起睡吧。”在孩子开口请求之前,埼玉坦然往旁挪了挪,掀开被子,戳了戳杰诺斯的肉脸蛋。

杰诺斯手里拿着那本《潜水钟与蝴蝶》。

“要看书的话把你那边的床头灯打开哦。”

埼玉扶起男孩的背脊,把个靠垫塞在他背后。看着杰诺斯拧亮床头灯,暖杏色的灯光下,他想起什么似的摸了摸男孩的额头。

“白天杰诺斯的手好热,有些担心发烧。”埼玉自言自语的收回手,“不过现在挺正常的......倒是我有些困。”

他看着男孩翻开书页,仔细的读着序言。杰诺斯就是这样一个认真的孩子......沉着温柔,一丝不苟。他把头靠在长颈鹿长长的脖子上,歪头和杰诺斯一起看。

 “......他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所有的运动功能,不能动,不能吃,不能说话,甚至不能呼吸,他的身体就像被困在重重的潜水钟里,无法自主,无法动弹......” 

埼玉移开了视线,他有些不适。他看着杰诺斯的眼睛,阳光色的眼眸里没有什么悲喜,灯光让他密长的眼睫投下一片阴影。

 睡觉的话要记得关灯哦......杰诺斯。埼玉不记得自己是否说出了这句叮嘱,就已沉沉入睡。


埼玉看见一朵花,藏在狭长拉伸的阴影之后,殷红饱满,不见颓败。一点点光打在那花朵的侧瓣上,把那红色点染得像一簇火。 

他像一条鱼一样艰难的仰起头,视野极狭窄,触目之处尽是弥天大火一样的红。身体无处不疼,那样歇斯底里的疼痛让他感觉自己已化作齑粉,偏生沉重,不能移动毫厘。仿佛寄宿于劣质的躯壳,被关在合金制的潜水钟里,悬溺于血海。 

潜水钟......这大概是梦吧......埼玉模模糊糊的想着,一个不由自主的梦。

这或许就是......他曾目见的世界。 

埼玉想眨眼,想把这个让他难受得快要窒息的念头从脑海中赶出去。然后他听见清晰的皮靴声,不紧不慢,好整以暇。 

他看见一只金属手掌“摘下”了那朵花,脆弱的花梗被捏在他指间,他才发现“花梗”不过是一缕铁丝罢了。 

那是一朵纸扎的罂粟花,苍白色的揉皱纸张上浸了血,看起来竟有几分灼华。 杰诺斯玩味般转着系着纸罂粟的铁丝,看着埼玉的脸上有个微笑。一如既往的有些疯癫,有些夸张。 

“轰然崩塌的冰川复位,潜水钟轻盈为蝴蝶。” 

封底上的语句浮上心头,埼玉想反驳,却无从说起。

从来没有见过阳光,没有吻过花朵的灵魂,化不作蝴蝶。只能在灰烬雨的积埃里头爬出几只髑髅蛾子,扇着骨灰色的枯翅,生着金属质的吻器。瞧见新鲜血肉就一拥而上,吞噬殆尽。

 埼玉在自己悬浮的血海中看见些模糊的花朵,大约都是祭奠用的纸花,浸在血里头浮浮沉沉,存留个轮廓。

 杰诺斯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前,踏着血海如履平地。

 他看见他那双黑底金瞳的眼睛,里头蕴着些说不明道不白的笑意。

 他把拿着花儿的手背在身后,朝自己伸出左手来。仿佛是一个邀请。

 埼玉想开口说话,却依然无法发声。疼痛愈加难以抑制,他颤抖着盯着杰诺斯开合的嘴唇。 

然后,他醒了。  


床头灯暖色的灯光有一刹晃眼,埼玉不确定自己是否喊了出来。他死死抓住替自己擦着额头上冷汗的杰诺斯的肩膀,过于用力,男孩的眉头皱了一下。 埼玉像刚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冷汗浸透睡衣,他太阳穴剧烈的跳动着,晕眩且疼痛。 

“老师。”杰诺斯喊着他,他缓过神来,有些歉意的嗫嚅说:“抱歉,老师做了个噩梦。疼吗?”

 杰诺斯摇了摇头。 

埼玉仰面躺在床上调整着呼吸,他有些想去冲个凉,他站起身来时,杰诺斯牵住了他的袖口。 

“怎么了,杰诺斯,不要怕......”安慰的话语自己听来都有些勉强,埼玉努力对着杰诺斯微笑。 

“老师,你为什么哭了?”男孩走到他身侧,站在床上的男孩恰好能把面颊贴在男人脸上,他重复问道,“老师,你为什么哭了?”

 埼玉恍然想起梦里头,杰诺斯看着自己伸出手,仿佛是邀请,神色癫狂又悲伤。

他嘴唇开合着,问自己: 

“吾爱,你为何悲泣?”


——————————


和 @缡寒 (=瞎瞎)太太一起脑的电影版-寂静岭paro,大概算要开坑。

瞎瞎写的狗粮是本体,所以催更要找他!图是很随意的黑杰,老实说很久前就想画他了,爽。设定好多以后慢慢来,但看过电影的大概都能猜到啦w

希望这脑洞能在某天正式挖下去,再填出来…

评论 ( 24 )
热度 ( 294 )

© 奥赛德 | Powered by LOFTER